席墟

耀诞

    第一章
  挤在各色的人群中,艰难的向前行走,明明只是春天,却已经有了能使人满头大汗的能力。眼前不由得有些模糊,揉揉眼睛,打起精神,继续前行。
  虽说来之前就已经打听过,这家店的伞都很漂亮。不过真的见到了之后还是会吓一跳啊。我有些惊奇的观赏着这些伞,或者艺术品更适合拿来称呼它们。
  但我总算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,仔细的挑选出一把适合那个人的伞。但是很奇怪,明明都是一些非常美的伞,一想到会被那个人拿在手里,就充满了违和呢。牡丹,栀子什么的,总觉得和那人的气质不合呢。
  飞舞的樱花图案,竹制的伞骨。这似乎是为那人量身定制的呢。我摩挲着伞骨,想象了一下他撑着这把伞的模样,虽然很不好意思承认,但是一个不小心被自己脑内的想象帅到了呢。
  “您好,一共是476人民币”
  我拿出钱递给收银员,虽说递钱动作很麻利,但是其实这个价钱还是吓到我了呢。不过也是理所应当的啦,毕竟这里的伞都像艺术品似的。
  我慢慢的朝着那人的家走去,现在已经不像来的时候人那么多,太阳也没那么热了。晒在身上暖洋洋的,总觉得好幸福。好像让他也来感受啊,可惜他是无法接触太阳的……
  不过,现在有我给他带的伞了,到时候两个人一起撑着伞漫步,这可是最幸福的事啊。
  啊,是的,那人是个吸血鬼,同时也是我喜欢的人。虽然同为男性,不过喜欢上他什么的,对我来说怎么样都无法避免的吧。
  四
  当我来到他家时,心中却比来时平静的多。这应该归功于他本身吧。有他在的地方,总会无比心安。
  我有些不自在的攥紧了衣服,脸上也感觉热热的,心里酝酿着该怎么对他说。当我做足心理准备要开口时,却没想到他先开了口。
  “耀君有什么话要说么?”他观赏着那把伞,看似不经意的开口了。
  我感觉自己好像当机了一瞬间,我是真没想到原来我表现的那么明显。心脏砰砰砰的跳动,耳边全是自己心跳的声音。深吸一口气。
  “本田先生,如果有一天我说喜欢您,您会拒绝我么?”说出来了,居然就这样说出来了。我别过头去,希望从窗口吹来的凉风能够为自己的脸降温。
  余光瞄到他放下了手中的伞,面色严肃。我意识到了他想跟我说话,于是立马转回头,正对着他。
  “抱歉耀君,刚刚再说什么能再说一遍么?”
  啊,十分明显的拒绝呢。
  感觉自己一瞬间冷静了下来呢。甚至鼻子有些酸酸的。他假装没听到是不想破坏现在的朋友关系吧?但是我已经不甘心就这样下去了阿……闭上眼睛,深吸一口气。
  “我喜欢你!”
  不敢直视他的眼睛,只能看着自己送给他的竹伞。感觉有些悲哀。这原本是想如果他同意了的话就当定情信物什么的……现在只能说分别礼了吧?
       他没有回答,只是好像想到了什么,只说了句“耀君等在下会儿”便从一个抽屉中拿出竹笛,递给了我。
 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,拒绝就拒绝吧,为什么还要给我个竹笛,是不想欠我竹伞的人情么?
  或许是我表情真的有些太傻,他有些看不过去了
  “这是定情物啊”他笑得很无奈似的。
  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回去的了,只觉得他说完那句话之后所有的记忆都给我一种不真实感。
  
  六
  今天是与本田一起出门的日子。一大早就起床为自己挑选适合的衣服。外面的太阳似乎有些大,虽说本田有我给他的竹伞,但是无论如何还是很担心啊。
  一路跑向约定的地点,远远的看见那人撑着伞站在人群中。可能这就是恋爱中的人吧,总觉得他周围全是一片模糊,只有他是真真确确的展现在我眼中的。我加快速度,向他跑去。
  顾不上平息自己的呼吸,有些焦急的询问自己是否迟到。得到了否定的答案,才安心下来。
  与他肩并着肩共撑一把伞,在路上行走。似乎是自己做了很久的梦,现在突然被实现了,总觉得很幸福满足啊。第一次那么感谢自己的父母给予自己的这个身体,虽然不够健康,但是足够高。微微偏头偷看那人的侧脸是最方便不过的了。
  脸色总是苍白的,即使已经走了那么久,却依旧不见喘气脸红,虽说这对吸血鬼是理所当然的吧,但是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象他脸红的样子。短发总是乖顺的贴在脸颊两旁,当微风吹起他的碎发时,看起来真的好可爱,最致命的是他还有一张总是乖顺表情的娃娃脸,怎么看都看不够呢……
  只我们两人,撑着同一把伞,漫无目的的行走。太阳渐渐落下,幸福的时候时间总是会过的快些。不知不觉已经与他待了一天。
  “菊……我可以这么叫你么?”私心想让两人在称呼上亲近些。
  “可以的,耀君”
  “菊应该也能看出我生病了吧?为了跟菊在一起,我会积极接受治疗的!我们一定能在一起很久的!”感觉自己有些大胆啊,一下子把想说的都说了出来。但是心里也感到轻松了许多,闭了闭眸子,吐出一口浊气。
  “在下也会陪着你的”他的表情变得很严肃
  啊啊,今天真是太幸福了呢。这样的我,他依旧能够接受还愿意陪着我。如果这是梦,请一定不要醒来啊。
  我们在凉亭聊了很多,直到月光撒到凉亭旁的树叶上,我们才猛然发现已经入夜了。他主动提出要送我回去。
  “不用了不用了,菊还是快些回去吧。”虽然很心动,但是今天已经足够幸福了,我还是不要那么贪心。
  “没事,走吧,现在可是晚上。”他走出凉亭,撑着伞向我招手。
  我才突然想起他是吸血鬼。
  即使已经入夜,本田还是坚持撑着伞。我擅自理解为他很喜欢我给他送的伞。在黑夜中撑着伞的我们在医院大门口格格不入,虽说很不舍但是还是不得不与他告别。
  “菊送我到这儿就好,我可以自己进去。”
  “那好,耀君回房小心一点”
 
  八
  我觉得我可能生病太久出现幻听了。不然怎么会一回到医院我的主治医生就告诉我我的癌症恶化了?
  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?明明说过只要积极配合治疗说不定就能痊愈。
  “能……请您再说一遍么?我可能有些没听清楚”拜托了,请告诉我这不是真的。
  “很抱歉……您已经晚期了”那位医生皱着眉头,看起来似乎很不忍。
     这是什么呀,明明才跟菊确定了关系,说好要一直在一起,结果现在就告诉我我命不久矣了?
  脸上有水滴落,大概是眼泪吧,懒得管了。感觉好累啊,好累。
  “您还好吗?”
  我没有理他,迈着有些轻飘飘的步子向门外走去。
  “现在已经很晚了,您还是别外出吧”
  好烦……
  “你放心,我不会做什么傻事的。所以,现在让我静静可以吗”
  他没说话了。果然只是担心我寻死会让医院有不好的评价吧?
  现代的城市即使是晚上也依旧有很多人在路上行走。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,或许我应该找个地方大哭一场然后回到医院等死。但是当我走在这里的时候,竟一丝泪意也无。街边路人是那么的富有生机,一对对的小情侣是那么的亲密。真羡慕呀……
  我已经……没有未来了
  冷风将我混沌的头脑吹得清醒。坐在与菊傍晚一同休息的凉亭,凝望着皎白的月牙。大概人生就是这样吧,有好有坏。坏的啊,是没有拥有健康的身体。好的呀,是拥有了菊。但是拥有菊的话就好的太过了,所以要取走我性命了。
  但是我真的不想啊……真的好想与他生活在一起。真的不想就那么死去啊……
  明明就我与他寿命不相等的问题,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。明明没遇到他之前,生死都无所谓的。可是现在……不想死,真的不想死。还没与他一同看日出,一同生活,一起出门买衣服……我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想跟他做……都不可能了吧。
  都不可能了。那个医生的话清楚的提醒着我,别做梦了,该醒了。
  夜风吹得我有些冷,拍拍裤子上的灰,擦干眼泪,向医院的方向走去。既然已经不可能了,那便不可能吧。行走在黑夜中的我,心中已然做下决定。
  
  第三章
  野外蝉声连连,在黑夜中尤其刺耳,除了一地的碎片,这儿仿佛都还是原来的样子。手背上有冰凉的液体滴落,满地的碎片更是令人心碎。明明是自己做的决定,结果还是会很难过呢。真软弱啊,扯了扯嘴角无声嘲笑着自己。蹲下去将碎裂的竹笛一块块的捡起,抚摸着碎片的棱角,脑中混沌,无限回放着刚才那人的表情。这样也好,本来就打算这样做不是么?只是提前了罢了,挺好的,挺好的……
  刻意的用手指挤压竹笛碎片的棱角,注视着血液从中流出再滴落到地上。悲伤中的人似乎对于这种无意义且伤害自己的行为非常热衷,直到蹲的腿酸才似乎醒了过来。
  久蹲的后果是站起来的一瞬间又跌坐在地上,眼前发黑,后脑上隐隐作痛,两耳翁鸣。将碎片放进自己的衣服口袋,确认自己的双腿已经不再发麻,扶着一旁的石柱站了起来。索性夜已深,一身狼狈便也无人能发现,便就着这副模样走回医院。
  
   春季本是万物复苏的季节,即使是躺在病床上,一眼望去边也能望见外边的花朵,很是娇艳。
  与之相对的,便是自己的身体。
  虽然每次医生都不愿说出真实病情。但是自己的身体,怎么会不清楚呢?只是假装不知安他们的心罢了。
  当再一次接到本田菊的邀请时,才恍然发现,已经是自己的生日了……
  
  本打算不再与他联系,将邀请信息放在一边,总是不时的想点开答应。想删除却又不舍得。
  在床上翻来覆去几个来回后,终是下了决定。
  
  曾在路上预想过无数次与他再见的场景。但现实总是比想象更加出人意料。
  他似乎消瘦了很多,眼下乌黑一片。本来在心中已经说过无数遍的话语,就这么被堵在了喉中……
  罢了,左右不过这一天时间。就当享受最后的生日好了……
  
  
  十二
  就这么……消失了??
  明明前不久还在一起聊天……?
  愣愣的盯着刚才扶住本田菊的双手,不敢相信他就这样从自己的面前消失。
  “别盯了,他已经消失了”
  声音从头顶传来。抬起头,便见那人刚好落地。金发粗眉绿眼,十足的外国人的模样。不过能从空中落下且毫发无伤……看来并不是人类呀。
  “你知道些什么……?”
  “我只知道,我与他交易成功了。”甩下这句话,那人便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    “交易……那是什么……?”将手掌握起,低声呢喃。
  
  在之后的日子里,再也没有听到过本田菊的信息。那天的凭空消失仿佛是心里的一根刺。
  身体渐渐好转,医生每次检查结束都要对着感叹一番“一般人病成这样早该死了,没想到你现在居然已经快康复完全了”
  结合本田的凭空消失,那位怪人的话,以及逐渐好转的身体。心里有一个不算太好的预感。
  
  再次站在本田家门前,轻轻一推,门便自己开了,心中隐隐有所感觉。
  踏入屋内,物件仍是整整齐齐的摆在那,若不是物品上的些许灰尘,只怕会当屋主只是暂时外出。
  步伐缓慢,走过屋子的每一角,往日种种在脑子回放。当走到本田的卧室时,却被床头柜上的一封信件吸引了注意。
  “耀君亲启
  许久不见,不知耀君身体可还好?前些日子,在下听闻耀君身患绝症,命不久矣。心中悲痛不已,夜不能寐。所幸,在下寻得一古方,能将耀君的伤病祛除。方法便是交予那异国之人小半寿命。当耀君见到这封信时,在下怕是已经将小半寿命交予了那异国之人,但同时,耀君的身体也恢复健康了罢?……”
  “嘀……”泪珠顺着脸颊滑落滴落信纸,晕开深色痕迹。回过神,擦拭眼泪,继续看下去。
  “……在下将耀君送在下的竹伞放在了床下柜子中,望耀君离去时能一同带走。不用在意在下,只是一小部分寿命罢了,您也知道,在下的寿命……
  在下都在写些什么啊……?明明想想都知道,耀君是不会看到的。明明想写的还有很多很多,可是……
  罢了,在下想告知耀君的就只有这些了。”
  一时间思绪混乱,心里隐隐明白,他是为了什么。
  你是笨蛋吗?扯动嘴角想表现出冷酷无情的模样嘲讽他,却忽略了自己眼角未擦干的泪,显得滑稽极了
  我不爱你啊……
  不顾地板上的灰尘,趴在地板上,手伸得长长的摸索床底的竹伞,终是在蹭的满手灰之前摸到了装着竹伞的盒子。
  樱花娇艳,竹香迷人。
  竹伞并没有因为主人的离去而变得黯淡……
  
  
  后来
  艰难的从人潮中挤出,走出地铁站。祖国的发展总是如此迅速,人们的生活也变得越来越方便,不过拥挤的问题总是令人非常头疼啊。
  虽说父母给予的关心甚少,就连住院那段时间也只是付了医药费,不曾来探望过,但是托他们的福,才能在这样繁华的地段买得起一套房子。
  一打开门,两只小家伙便冲了上来又舔又咬。工作一天的疲劳仿佛瞬间消失。蹲下来,两手各撸一只,对着那只小一点儿的,带着笑意的说着
  “菊?你是被波奇影响了吗?我记得你似乎是一只猫哦?”
  猫自然不会回答,依旧学着旁边那只大狗,在身上蹭来蹭去。
  “好了,小家伙们,可别扑了,哥哥还有事儿呢”将它们轻轻推开,换好拖鞋,走向书房。
  书房是这套房子中,采光最好的房间。
  书桌是面向窗户的,阳光撒在书桌上,连纸笔也变得温暖。摸了摸竹笛与装着竹伞的盒子。竹笛有很多裂痕,一条条的。很丑,一点儿也不好看,像是摔碎了之后又黏上的,事实也的确如此。
     翻开厚厚的本子,开始记录今天份的日记。
  “……菊现在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新家。前些日子还怯怯的缩在角落,这几天已经开始向波奇学习了。方才进来的时候,可是将我一阵蹭呀,咬的。
  现在工作也没有刚开始做的时候那样冒失了。组长今天甚至破格夸了我。我现在一切都很好,只等着你回来。今天是你离开的五百六十七天。我知道,我应该再耐心些,但是,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不去思念你。”
  我现在一切都很好,就是有点儿想你。

 渣文笔渣文笔渣文笔
大概是人物死亡


 

今天天气很好。
  天空久违的很蓝,找不见白云。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,很舒服。
  他半眯着眼睛,坐在轮椅上,腿上还盖着一张毛毯。曾经阳光一般耀眼的金发变成了苍茫的白发,脸上布满了皱纹。眼中紫色的鸢尾也枯萎了,变得混浊。阳光撒在他身上,使他有些恍惚。眯着眼睛,试图回忆起曾经的过往。他记得,记忆中也有个人,有着跟阳光一个颜色的短发,有充满生机的翠绿眼眸。
  他感觉面前似乎出现了那个人,有绿色的眼眸,耀眼的短发。真的,太耀眼了,耀眼到……根本看不清他的脸。“你是谁?”他的声音有些哽咽。眼泪无意识的滑落。他很茫然,他不记得这个人,可他的身体却诚实的有了反应。
  他对这种反应感到害怕。
  那个人没有回答他,眼神似乎有些哀伤的看着他,缓缓消失了。
  “请不要走!”他从轮椅上跌下,挣扎的往前爬“请你告诉我!你是谁!”他拖着无知觉的双腿,在草地上爬行,眼泪随着爬动掉到草地上。虚脱的身体支撑不住如此剧烈的运动,他的喘息声一声比一声大。一张照片从他的衣服中飘了出来。
  他停止了爬行,他的潜意识告诉他,这张照片非常重要。捡起照片,这只是一张普通的合照。照片中有两个金发小伙儿,亲昵的拥抱着。其中的那个小伙儿,有着金色短发,翠绿眼眸。啊……是他啊,他有些开心。像是暗恋被给予了回应那样。
  “你瞧,我最后还是想起了你,亚瑟”他闭上了眼睛,将那张合照放在心口,笑得异常满足。
  然后停止了呼吸。